第二届隆福戏剧月 话剧《虎妞》

剧目背景

20世纪20年代,四九城里风雨飘摇,吃上一顿饱饭、睡一个安稳的觉都是难得的福气。人和车厂的刘四爷倒是自有一套,他的女儿虎妞也是精明能干、虎头虎脑,长相倒真是跟俊俏半分都搭不上关系,成天儿打着算盘对车夫们横眉冷对,叫人就算离得远远儿的都惧怕三分,车厂的伙计们没几个乐意靠近她的,街坊邻里更是对其敬而远之。 "虎妞在夜里十二点,带着个死孩子,断了气。"这是《骆驼祥子》全书关于虎妞的最后一句话。祥子没真正爱过她,老舍没同情过她,这个时代没包容过她,就这样寥寥几笔给她未被重视的一生做了收束。

但是,我还是要问你,虎妞是谁?

你说,那就是"骆驼祥子"的媳妇儿呗,其貌不扬,岁数挺大的,家里开了一车厂,最后难产死了而且她还……

我说停,那谁是虎妞呢?

你瞪着眼张着嘴,吱不出声。

你认识她吗?你真的认识这个女人吗?民国的尘沙是否掩盖了她本来的模样?

我们从来不能对一个人进行完全的阐释,也无法断定一个人的一生究竟活了个什么,盖棺定论总是那么草率,旁观者也未必清楚,于是,在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争论中,一次又一次剖析中,我们直面那个时代,直面她的人生,与她一起笑一起哭一起爱一起恨。看这世人的舌根总是嚼不完,但活不出个自己才是白走一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