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剧《画皮》蒲松龄经典志怪故事-成都站

食心为皮,痴心为你


蒲松龄经典志怪小说《画皮》,作为我国古典名著《聊斋志异》中流传度最广的篇章,三百余年来家喻户晓,备受赞誉。

近40年,小说《画皮》成为影视领域热门改编题材,共有六个版本之多。



话剧《画皮》,作为国家艺术基金2018年传播交流推广项目

全国巡演成都站首次登陆蓉城

魔幻与现实之间,何为真?何为假?

寻常与不安诱惑之间,到底什么才是爱情与婚姻的真相?

5月15日-16日走进大喜时代剧场一探真心!



“愚哉世人!明明妖也,而以为美。迷哉愚人!明明忠也,而以为妄。”

化身为美女的狰狞恶鬼脱去“画皮”,一剑刺死王生。

志怪小说《聊斋志异之画皮》警告世人,人心叵测,天道好还,事情不能只看表面。



‘’我若强取,是恐惧之心,死亡之心,没有用的。我要的,是你心甘情愿把心给送给我。“

依靠吞食人心滋润皮肤的女妖小唯错爱王生,爱不得遂强求,直到散去千年灵气才懂得佩蓉所言“爱”为何物,错综复杂的人伦妖魔纠葛展现了人性与爱的多面。




爱着你像心跳难触摸/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

记着你的脸色是我等你的执着/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

三百年来,《聊斋》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,有可怖的食心鬼,也有懵懂真心的纯良小妖,而今编剧金仁顺在经典故事基础上进行大胆改造,将愚人故事和俗世情缘一并推翻,话剧《画皮》将上演一场全新的人生大梦。



世事一场大梦 人生难防秋凉

人说这夫妻两人日子处久了,朱砂痣散成一滩蚊子血,好不恼人,再看那枝头的白月光,好不诱人。甚解风情的书生王生在书斋见着了“清雪落门庭”的美女如画,二人一拍即合,难舍难分。

当婚姻激情退去,曾经的誓言也容不得玷污。王生的妻子陈氏知道丈夫金屋藏娇后,试图拆散二人,哪知王生早已情陷其中,一番抗拒加上如画的绵里藏针,气走了陈氏。

婚姻出现问题时,我们会想去寻找新的刺激,可吸引你眼球、勾引你肉体的未必就是真。只见如画嫣然一笑,“我怎么会嫌弃相公呢?我恨不得把相公挤扁压干成一张人皮。”王生吓得魂飞魄散,曾经美好的誓言不攻自破,残败不堪。



十分春易尽,一点情难改,料当初,铸就相思错,费尽人间铁。

王生终究是被夺去了小命,陈氏四处奔走,寻道士求疯子,忍他人所不能忍,做他人所不能做,救活了丈夫。

所以婚姻、爱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?

戏中道士问:掏你的心,活王生的命,一命抵一命,你可愿意?

陈氏答:我愿意。

道士又问:缺了心会变成如画一样的恶鬼,只能在阴冥世界游来荡去,孤苦无依,这样,你也愿意?

陈氏回:我愿意。

左右不过一个“我愿意”。

这是陈氏的答案,那么你的答案呢?



亦幻亦实的创意舞台

话剧《画皮》在舞台呈现上将魔幻艺术精髓和现代表现手法巧妙结合,营造一个亦幻亦实的艺术世界。剧中的树木、屏风、房门、墙壁等全由群众演员担任,以“旁观者”的视角直接参与人物对话,透视人物情感和灵魂的挣扎。



悲剧喜唱的情感表达

话剧《画皮》采用“悲剧喜唱”的表达方式,创作团队从台词、形体、音乐、舞台美术各个细节入手,营造轻松、诙谐、生活化的场景,从而使众所周知的悲剧故事和新喜剧表达方式形成对比和反差,凸显故事本身所带给人们的震撼力量。